【黄喻】第三个番外

     

野生动物摄影师黄少天x能变成人的白狐喻文州

是 @槿桉乐 的狐狸喻,正文走这里

(我真的想不出标题了)

————————————

  

“文州,文州你来看看这个,”黄少天说,“你看知乎上这个问题——养一只狐狸是什么样的体验?”

  

白狐幼崽一双水汪汪的蓝色大眼睛迷茫地眨了两下,黄少天搓搓手边毛茸茸的柔软耳朵,继续叨叨:“是什么样的体验?嗯……我来想想看哈,好处太多了——首先是每天一睁眼就能看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滤镜无PS盛世美颜——哎文州,你这次突然变小,神智不是还在原来的水平吗?你说句话嘛。”...

 

【黄喻】室友

是 @是风过境(放假赶作业ing) 的上下铺黄喻


————————————

  

    “我不想跟喻文州做室友了。”黄少天说,“他真的很烦。”

  

    王杰希回了他一个“黑色猫猫有规律地上下点头并表示‘dei dei dei,你说得都dei’.jpg”,没过两秒又撤回了。

  

    “卧槽王大眼你什么意思!”黄少天怒敲屏幕,“我说得不对吗,不对吗不对吗!”

  

    “你可以不跟...

 

【王喻】邻居

爽文,逻辑被我吃了

 @竹清浅 你的脑洞!


   ——————————


    这是一条毫无特色的短街。要硬说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这条街上几乎所有的楼房都是两层——第一层是店铺,第二层是店主的房子;短街末端封闭,进去的人和车只能原路掉头返回。就在这条街的低端有一家不起眼的小书店,木制招牌并不亮眼,没有绚丽涂装也没有彩灯饰品,天色稍暗一些就被掩埋进街道深处。但如果有人有...

 

【全员向】乌鹊南飞(番外三)

  

1.

  

    “师弟啊,你可是个前途一片光明的人才,一定能争取到国外进修的机会,师兄我从不打眼儿——”

  

    “卡!”苏沐秋喊,演杨聪师兄的那位演员手掌正要落到杨聪背上,吓了一跳没控制好力度,杨聪被他拍得往前踉跄了一步。苏沐秋说:“贺归你做嘛呢?我们知道你爱护王大眼了,但你人设不是个天津人啊!”

  

    来客串演师兄的贺归也是出道好几年的老戏骨了,出了这种问题,他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叶...

 

【邱柳】负负得正

@月宸湖上羽微漾 你的邱柳请签收!

里面那个抽卡游戏的名字是自己编的,没有现实原型


————————————


    柳非抱头趴桌,手机立着靠在电脑上,屏幕还亮着,散发出幽幽的光。


    “我觉得这不行。”她哀怨道,“英杰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改个名啊?”


    高英杰...

 

【全员向】乌鹊南飞(35)

 

西南联大及抗日战争设定,cp自由心证

盒饭预警


——————————————


杨聪(1942年5月18日)

  

    和军部失联,已经第八天了。八天前,大部队在胡康河谷遭遇了日军的阻击,军丢一时间奔溃四散,逃进了山林。而他们负责掩护撤退的200师,就这样和其他部队失去了联系。

  

    像是深山老林里的一座孤岛,或者汪洋大海里一尾鱼。他们在戴将军的带领下,在这异国的山区里打了八天游击战,却一直都找不到退回国内的机会。而就在他们兵分两路,准备横穿细抹公路的时候,前方突然枪声大作...

 

【全员向】乌鹊南飞(34)

西南联大及抗日战争设定,cp自由心证

盒饭预警


——————————————


周泽楷(1942年4月19日)


    “轩哥,”李迅对李轩说,“你看到吗?天快亮了。”

  

    四月中,清晨四点。周泽楷远远望去,确实到了破晓时候,地平线上云霭的层层遮蔽下,阳光淡淡地燃烧起来;虽然还不至于驱散夜色,但至少添了些天光,像温柔的手指即将拂开美人的面纱。他用衣服的衬里擦拭自己的枪,李轩笑道:一会儿马上就要脏了,何苦呢?...

 

【全员向】乌鹊南飞(33)


西南联大及抗日战争设定,cp自由心证


——————————————


韩文清(1942年3月30日)

  

    同古,缅甸南方平原上的这一座小城,此刻已然化为一片废墟焦土。韩文清转过一个街角,看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具敌军尸体,每一个都是被一击毙命;一辆报废的军运卡车停在街道尽头,车头已经少了一半,车厢上印着的宣传大字尚且没有脱落,只是蒙上了一层灰土,看上去黯淡了不少——中国军队为保卫缅甸人民而来!于此同时,看似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突然枪声暴起,一颗子弹从他肩头擦过去,却没有了下文。

  ...


 

【全员向】乌鹊南飞(32)

西南联大及抗日战争设定,cp自由心证

盒饭预警


————————————————


杜明(1942年1月1日)

  

    “小明——小明你知道吗,”方锐说,十只手指闲不住地活动着,悄悄向杜明的后颈探去。“我跟你说——”

  

    杜明侧身避开方锐即将塞进他领子里的冰冷指头,“好事坏事?”

  

    有好的,也有坏的;你自己挑吧?方锐一双圆眼睛笑眯眯看着他,活像联大校园里常常出没的野猫,只缺一双碧绿竖瞳。这种问题说实话是挺无趣的,为什么偏有人...

 

【王喻】一名抢劫犯于北京站落网

动车站警队队长王杰希x骨科医生喻文州

是时候暴露我沙雕的本质了(早就暴露了好吧)

————————————

   

    荣耀报社记者黄少天报道:

    2019年1月10日中午,驻北京站警方擒获抢劫犯一名。警方接到报警赶到现场时,肇事者刘某已被受害者喻先生当场制服。

  

    经调查了解,喻先生是就职于北京协和医院的一名骨科医生。据喻先生回忆,刘某作案前频繁在其身边出没,并趁其与男友通话时动作自然地接过其手提包。喻先生误以为男友前来接站,故没...

 

【全员向】乌鹊南飞(31)

西南联大及其毕业生设定,cp自由心证。


——————————————


杨聪(1941年12月27日)


    杨聪还记得自己刚入学没多久的时候,有一位师兄拍着他的肩,说师弟你可是个前途一片光明的人才,师兄保证你以后一定能争取到去国外进修的机会。当时的杨聪还是个少年,他觉得愿意离开家去清华上大学就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毕竟比起别人,自己假期回家不用费上太多时间。他老老实实地对师兄说:“不了吧,国外离家太远了。”

  

    师兄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对啊,我怎么忘了你是个天津人呢。

  ...

 

【黄喻】喻文州根本不知道黄少天经历了什么

 是群里接字接出来的脑洞!


——————————


    天空上聚满了灰扑扑的、厚重的积云,垂得很低很低,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看得人透不过气 。黄少天一眼望去,高楼之间悬着的雨幕也是灰色的,像很多很多层保鲜膜叠在一起,在灰白的天空下泛着惨淡的光泽。是G市嘛,冬天下雨也很正常——喻文州贴在他身边,他最让人搞不懂的,就是明明已经用热水泡过脚了,躺进被子里时依旧手脚冰凉——黄少天能怎么办,还不是赶紧敞开温暖的怀抱,捂热他冰块似的男朋友。

  

    ……但是这天黄少天犯了...

 

【王喻】小提琴家和他的魔术师

魔术师王x小提琴家喻

同系列上篇:魔术师和他的小提琴家


——————————————


    王杰希朝后靠在在沙发上,正午的阳光从白色薄窗帘里渗透进来,小猫在他身上踩来踩去,追逐着他手上的一个乒乓球。那个小球明明是被握在了右手心里的,但等到小猫用软软的爪垫拍拍那只右手让它打开时,里面却空无一物;与此同时王杰希业界著名的修长左手手指一张露出一抹橙黄,小猫身子一扭扑向那只手上的圆球,却又扑了个空。它抬起爪子,露出疑惑不解表情——它奋力追逐的猎物凭...

 

【全员向】乌鹊南飞(30)

西南联大及其毕业生设定,cp自由心证


————————————————


林杰(1941年11月15日)  

  

    林杰带着王杰希穿过玉门油田的开发基地,恍惚想起很久以前带着这个师弟穿过大学校园的日子。王杰希和从前几乎没什么区别,甚至让林杰感觉自己也意气风发起来。然而王杰希见他第一眼,沉静地问他:师兄,你之前不是在军队里吗?

    重伤退伍。林杰不由自主摸了摸颈侧的疤。他死里逃生两回了,最后这回他几乎丢了大半条命,一只脚进了鬼门关另一只脚也差点跟进去了,被方士谦和其他军医们硬抢回来;只是再...

 

【王喻】魔术师和他的小提琴家

魔术师王x小提琴家喻


————————————


    喻文州进门的时候,王杰希正站在墙上嵌着的大穿衣镜前,微仰着头把雪白衬衫的最上面一颗扣子拨弄进扣眼里;他的衬衫下摆没入黑色西装长裤,墨绿领带松松搭在领边,还没有系好,小猫在他裤脚边打着转蹭来蹭去。这位著名魔术师穿衬衫的时候有一点奇怪的小癖好,其中之一就是领子下第一颗扣子必须要留到最后再扣上;喻文州...

 

【全员向】乌鹊南飞(29)

西南联大设定,cp自由心证


——————————————


黄少天(1941年9月12日,周五)


    喻文州双手抱着厚厚一叠书,侧着身子顶开了宿舍的门:“我们不去澄江了。”...


 

【全员向】乌鹊南飞(28)


     

西南联大pa,cp自由心证(不过今天的内容和西南联大没什么关系)

便当预警

便当预警

便当预警


——————————————


李亦辉(1941年9月5日,周五)


    这个见面的地方绝对称不上什么体面,战火纷飞的宁武车站与适合老友叙旧的场所根本搭不上一点边儿。但李亦辉转念一想,这也总比作为伤残人员...

 

【方王】某神秘男子深夜潜入微草队长公寓并与其同床共枕

   元旦有三天假期。离开俱乐部的那一瞬间,王杰希就义无反顾地作出了在家里躺三天的决定,因为他的父母出去旅游,并没有带上他这个儿子;他到了父母家门口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早已被无情抛弃。回到自己的公寓打微信视频通话,父母在屏幕那一头义正辞严地说是要好好享受二人世界顺便刺激一下他这条单身狗好让他快点带一个对象——不管性别是男是女总之是个人就好——回家。王杰希把手机搁在猫的身上,乖巧但心不在焉地对着摄像头答应好好好是是是,粉丝和队员们眼中华北第一A的气场在父母和猫面前荡然无存。...


 

【黄沐】记王杰希的一次来访

(我只是想写少天洗狗而已)

——————————————

    王杰希进门时正巧看见苏沐橙踮起脚尖对着客厅柜子的最高一层张开手臂,他寄养在这儿的纯黑色孟买猫从上面一跃而下,精确地扑进美人的怀抱。客厅整齐干净,看得出精致而温馨的家具和摆设都是精心挑选过的。黄少天不见影子,王杰希从苏沐橙手上接过自己的猫,苏沐橙朝浴室的方向指了指。“进去看看也没事,他在里面洗狗呢。”

              

  ...

 

【粮食向】那些小队长的关系到底好到什么程度?

瞎写论坛体,麻烦帮我带一份夜宵谢谢的粉丝视角


——————————————


1L楼主

就是想问一下联盟那些小队长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好到什么程度,我还以为霸图和嘉世两队的关系很差……


2L

霸图和嘉世的关系难道不差吗???


3L

楼主你到底看见了什么才觉得他们关系不差?观众席都快打起来了好吧


4L

3楼仔细审题,问的不是粉丝之间的关系,是战队队长之间的关系


5L楼主

是这样的,楼主刚从全明星现场出来,看见宋奇英背着邱非,高英杰乔一帆卢瀚文盖才捷还有闻理都在旁边……所以就,对自己原本的认知产生了一些...

 

【食货志】孙翔

其实不管写七期的哪一个都是他们一群人在团建……


————————————


    没有人不会去看总决赛的。第十一赛季轮回打败霸图又夺一冠,孙翔出来和同期选手们碰面的时候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手上戴着新拿到的冠军戒指,在路灯下闪出一抹银光。袁柏清表面上毫不留情地评价:“跟个孔雀似的。”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不羡慕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那可是冠军啊,怎么可能有人不想要冠军;只是幸好他们中间没有霸图的选手,不然气氛过于尴尬。...


 

【微草】紫禁城宫猫组织

脑洞来源在这里

刘小别镇屋脊的脑洞来自这里(是个视频)

爽文,依旧不会写打戏

————————

    秋季是故宫最庄严华丽的时候了,红墙和银杏相互映衬着,游客摩肩接踵,古老的宫殿楼阁之间人潮涌动。在故宫博物院的官方微博里,有一个小姐姐贴出照片:今天遇到了好霸气的宫猫啊!


    照片里的那只大猫黑得没有一丝杂毛,只有两只前爪戴着雪白手...

 

【食货志】刘小别

——————————


    袁柏清和刘小别从全明星的会场溜出来。这天他们两个不用上场,袁柏清为官方不给他抡起十字架敲人的机会感到忿忿不平,刘小别则一去不复返地踏上猫化的道路,除了碰见他真情实感想要暴打的对象(黄少天是其中一个,叶修是另一个)以外,他根本懒得参加这样的活动,更别说和观众的互动环节毫无技术水平。他又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头戴式耳机捂住耳朵,只好塞一个蓝牙耳机,音乐被欢呼声...

 

【食货志】邹远

食货志第二季开播!tag请认准“吃遍全联盟”


——————————


    七期的选手们有一个群。大部分时候这个群里会爆发“论谁才是爸爸”的主题辩论大赛,进而发展成线上pk,毕竟有一句话说得好:战争是外交的延续。但是一般情况下总是两败俱伤(有些时候甚至几败俱伤,比如袁柏清和徐景熙互怼的时候总有两个以上输出选手被卷入战火),这时候谁都当不成英雄父亲;于是大家就纷纷计划一些勾肩搭背的线下活动,比如在夏休期或者冬休期里集体前去剥削某位幸运的同期生,以此维护一下他们摇摇欲坠的塑料同期情。...


 

【全员向】乌鹊南飞(27)


西南联大pa,cp自由心证

全文进度条已经到三分之二啦

——————————————


盖才捷(1941年7月27日,周日)


    “听说梅校长昨天到澄江去了?”有人问。...


 

【王喻】Assassin's Tango(下)

挖坑一时爽,后续火葬场

上篇走这里


————————————


     离午夜还有一个小时,他们到达了任务目标所在的地点附近。王杰希吸取了酒吧后门的教训,游刃有余地把车倒进一个监控死角,从后备箱拎出一个黑色提琴包甩上肩。喻文州已经换下了女装,打开车门看见他背上的提琴包时微微睁大了眼睛:“灭绝星尘?”


    “是啊。”王杰希说,“前段时间升级改装过的,今天试试手。”他故意咬重了“前段时间”这个词,视线往旁边一转,想看看喻文州的反应。然而被观察的对象毫无被观察的自觉,自顾自仰头看着天空—...

 

【王喻】Assassin's Tango(上)

杀手pa,不是很破的破镜重圆,有女装,逻辑被我吃了。


————————————


    王杰希坐在酒吧里。一开始他暴露在灯光下,没想到来找他搭讪的人不少,而且男女都有,无一例外被婉言拒于千里之外。后来他悄无声息地把自己藏进昏暗角落,才总算寻得片刻清净。在异国他乡的酒吧里这种行为确实荒唐可笑,只不过他并不是来享受酒精、艳遇和不眠夜的。今晚他和自己的行动搭档会在这个狂热而迷幻的地方见面,任务将在午夜开始。


    只是搭档还没有露面。王杰希向后靠上柔软的皮革椅背,目光和酒吧里的其他客人一起聚焦在舞池中...

 

【全员向】乌鹊南飞(26)


西南联大paro,cp自由心证


——————————————


王杰希(1941年7月5日,周六)


    王杰希把书包甩到肩上,拎起自己的行囊。其实他的行李也没有多少东西:除了几件四季衣服、笔墨文具,就只剩下一大叠笔记信件和同学们送的零碎纪念玩意儿,以及刚拿到的毕业证书;他的书籍课本全都捐在学校里,一本也没有带走。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宿舍门口等他,他面对这两个互损四年的恶...

 

【粮食向】Cat Accident

最近脑波好弱,摸一条鱼。

是老王和一只黑色猫猫的故事。


————————————


    This is only an accident, encounter, or fate —— and those were the dictions Wang Jiexi used to explain to both himself and his teammates. A cat chased...

 

© 织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