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向】乌鹊南飞(番外一)

是 @青霭白云 的点文

全员演员,大型纪录电影《乌鹊南飞》拍摄间隙的小日常

对电影拍摄知识几乎一窍不通,如有bug请见谅


——————————————


1.

       张佳乐到片场的时候,远远看见方士谦带着一群小朋友们围在场边看戏——真正的戏,叶修导演的大型历史群像纪录篇《乌鹊南飞》,剧本是苏沐秋写的,角色直接用了演员的名字和性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的剧本是演员同人。这演员阵容一排出来,也是电影圈的半壁——不,几乎可以说是整片江山了,粉丝们自然伸长了脖子期待着。但是片场气氛却没...

 

最近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本来以为可以过去了的事情还要死灰复燃
强烈心累
等我屯一个月稿子再回来吧
但是点文会按时放出的,我们十一月见
小企鹅趴地.jpg

 

楚云秀丢了一支口红

       “沐啊,”楚云秀给苏沐橙打电话。

      苏沐橙极其自然地应道:“嗯,mua~”

      楚云秀笑出声。苏沐橙问:“秀秀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呀。”楚云秀说,“下赛季一开始我就到老叶手下当联盟里的公务员,从此不用比赛不用带队也不用复盘,感到舒适。”...


 

【全员向】乌鹊南飞(11)


西南联大paro,在役全员学生设定,cp自由心证

角色死亡预警

角色死亡预警

角色死亡预警

今天没有考据,因为找不到和战役有关的内容。

————————————————

郭明宇

      郭明宇看见那个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这样的人应该像先生们一样站在讲台上才对啊”。

      他们正在一个战壕里,等待着天亮时计划好的冲锋。他们的脸上还没有沾上新的硝烟和尘土,郭明宇心想:那个人啊,一看就知道,也是读书人。鼻梁上要是架上一副眼镜的话……

  ...

 

【2018邱非生贺】护手霜


去年给邱非的生贺是关于眼药水,那今年就写护手霜吧

我们邱非要做精致电竞boy(什么)

一切都是由邱非的护手霜失踪引起的

——————————————

      周五的训练时间只有半天,但是邱非一直复盘到下午。他习惯性地往旁边抽屉里一摸,不出意料地摸到了护手霜的管子。他的视线一刻不离电脑屏幕上的比赛视频,手指飞快旋开护手霜盖子,往手上挤了一小团抹开,开始做手操。做着做着感觉不对,自己的护手霜什么时候变成奶油味了?再一搓指头——什么奶油味的护手霜,分明就是奶油,被他自己揉搓得满手都是,黏糊糊的。

   ...

 

重新看了一遍乌鹊南飞,1-4篇都有大幅改动,涉及到角色设定变更。如果愿意的话建议大家回去看一眼。如果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总结一下就是原著里第十赛季已经退役的角色,在《乌鹊》的设定里面就是已经大学毕业。然后大学的年级按1-2期、3-5期、6-8期,以及9期之后的方式分成四个年级。特殊情况是苏沐秋(还活着)、邱非和卢瀚文,邱非算在6-8期,瀚文算在9期之后(然而年龄还是和别人差了一大截)。

以及最初几篇的注释我也补上了(虽说私设也有好多)

 

【黄喻】台风天的故事

虽然没有特别明显的cp向,但是我的预设是黄喻。

有来自微博的台风梗。

拖鞋这篇有一点点关系,但是不看并不影响阅读。

——————————————

      广州这种临海地区,每年和台风正面硬怼早已是家常便饭,广大人民群众一致认为没什么好惊恐的;但是偏偏这回的台风,从卫星图上看起来竟然有东海边三四个省份那么大,就算是再经验丰富的人,也不免冒几滴冷汗。黄少天和喻文州默契地提前回了俱乐部,结果发现提前和不提前其实没什么区别——反正总要被风雨封印在俱乐部里。

      ...

 

刷了一套题回来发现关注上1000了

我当场表演一个爆炸(T_T)

非常非常感谢愿意关注我的天使(是入圈的时候完全不敢想的事情!)

千粉福利的话,就在评论区带梗点文吧,到时候抽签写

(?好没有新意啊有人提点好玩的建议吗)

截止到明天中午12点

 

【粮食向】你又把我的被子卷走了

双叶,粮食向兄弟情


—————————————————


      夏天的雷雨总是说来就来。十岁的叶修被一道雷惊醒的时候,床头柜上电子小闹钟的数字正好跳到了12:00。


      窗外是狂风驱策着暴雨,像子弹一样嗒嗒地碎裂在窗户上。刚才的那一道雷就像是响在头顶上一样可怕。接着他听到房间另一边窸窸窣窣的响动,叶秋抱着枕头挤到了他的床上。


      “你是不是害怕!”叶修说,把他推进了床内...

 

【全员向】乌鹊南飞(10)

西南联大paro,全员学生设定,cp自由心证


今天的更新比较短。


————————————



高英杰


        空袭的警报又响了,但是没有多少人表现出过度的恐慌。几乎全城的居民都把“跑警报”当成了每日不可或缺的要务和功课,警报系统也逐渐完善。有那么几次,高英杰甚至希望警报系统别那么完善了,因为完善就代表着越来越频繁的轰炸;但是他的理智也告诉他自己,别想了——不可能的。


        空袭轰炸还是在...

 

【账号卡粮食向】谁没有三四五六七八九个弟弟妹妹

是 @加兰 太太的脑洞

(明明应该是很伤感的题材却被我写成这样……加兰不要打我)


————————————————


      沐雨橙风和风梳烟沐手拉手经过落日瀑布下面。心有灵犀地一抬头,看见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坐在悬崖边缘一块凸出去的岩石上,脚下是万丈深渊,背景是血红的落日,场景十分凄凉,十分萧瑟。


      “又来?”风梳烟沐颇有兴趣,“第几个了?”


      “...

 

【郑轩】你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一个非常短的粮食向段子

光速摸鱼,感到满足


————————————————


       “郑轩!”黄少天抱着不省人事的郑轩悲恸地哭喊,“啊!郑轩你醒醒,你不能就这么去了!你睁开眼睛,你看看队长,看看瀚文,看看需要你保护的奶妈惊喜儿!战队不能失去你,组织托付的重任还没有完成,蓝雨还没拿到第二个冠军,轩仔你不要丢下我们——”


       郑轩折了脖子一样瘫软在黄少天怀里,眼神空洞,手脚无力,气若游丝。...


 

【黄喻】拖鞋

是训练营互相试探时期

我其实很想把这个标题改成《一双拖鞋引发的血案》


————————————


        “那什么,没人告诉你拖鞋的头不能对着床放吗?”


         魏琛离开以后黄少天越发看喻文州不顺眼。要是目光能化成刀的话,他自己都数不清喻文州会在自己咬牙切齿的目光下倒地多少次。但是目光毕竟没有实体也伤不到人,喻文州依旧好端端地活...

 

温州城市人设

格式来自饺子老师 @锦邑织文 

我们鱼揪囊也想要拥有姓名!

温州

  A-1:

       姓名:温州

       年龄:2000多岁

  性别:男 

  发色:烟灰色短发

  瞳色:水泥灰

  血型:b型

  A-2:

  职业:创业者

  性格:大部分时候很和气,但是遇到底线的时候是绝对不会退让的!以及会玩一点小聪明,遇到大事的时候倒是特别讲义气。

  特长/能力:擅长白手起家,抓住各种创业的...

 

王耀,王杰希,王也,王胖子

这个京城老王友情向(亲情向)有人嗑吗

祖国君捡回来三个孩子,然后老大离家出走去倒斗,老二离家出走当道士,老三离家出走打游戏这样子(耀:???)

(以上脑洞是我自己的,剧情来自列表小可爱)

有没有四担的朋友,请把这梗抱走

 

【粮食向】轩哥和轩哥

是两个轩哥的粮食向无CP。

摸鱼,前期跑题。

——————————————

       “关于友谊赛的事情,联盟已经安排好了。”喻文州看看笔记本,“……嗯,我们打主场。”

      蓝雨队员欢呼。谁不喜欢舒舒服服待在自家主场等着别人上门呢。

      “安排到我们这儿的是——”

      “——微草!”黄少天满怀期待地喊。...


 

【邱柳】比翼双非

邱非x柳非,双向暗恋

我居然真的写了。

请你们不要在意标题


————————————


        柳非第一次注意到邱非——也是微草的队员们第一次注意到邱非——是在王杰希试图挖墙角的时候,虽然那时候嘉世也不算什么墙角了。那可是叶神的亲传弟子啊,肖云一听这个消息就紧张得要死:这个邱非万一来了,还能有他肖云什么事吗?


        结果邱非拒绝了。...


 

【全员向】乌鹊南飞(9)

西南联大paro,全员学生设定,cp自由心证,欢迎讨论

我真的没有忘记这个坑

今天的内容……还是预警一下吧,比较沉重

————————————

李轩


        九月底的昆明慢慢褪去了暑气——树叶也渐渐变黄,但“春城”的称号可也不是白白得来,阳光依旧耀眼而温暖,照着碧蓝的天,仿佛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黑暗的阴影。


        黄昏又下起雨,雨幕却遮不住西边的落日和红霞。屋檐下的李轩撑开伞,伞...

 

【王喻】我想见你

发出咸鱼挣扎的声音:摸鱼

荣耀大陆设定,人物外貌=账号卡外观

现场表演标题废

——————————————

        蓝雨和微草的两位城主大人兜兜转转终于修成正果,其间的爱恨情仇,不用多想,绝对能让人津津乐道,有滋有味地谈论上好几年;但是撇开这过程不谈,今晚可是婚礼的前夜啊。

    

        按照一直以来的规矩,新人在婚礼前一天可是不能见面的。据说爱侣们一旦控制不住自己...

 

【昊戴】投怀送抱和不解风情

有点短。

一条咸鱼突然翻了个身


——————————————


       全明星最后一天散场,选手们都原地解散各自去浪。戴妍琦站在萧山体育场的门口,感觉举目无亲。路上挤着好多人,她半张脸埋在毛绒绒的白色厚围巾里面,耳朵还是在一月的夜风里被刮得刺疼。


      戴妍琦心想:希望晚上特地涂的口红不要在抹在围巾上——是唐昊上次给她的口红,色号莫名合适,也不知道问过了联盟里多少女孩子。...


 

【交换队长/第二回】教科书慷慨传心法,第一人细数垃圾话

对不起,我来拖老师们的后腿了。

请原谅这个看起来就很不负责任的题目

————————————————


       “——老王。”


       “嗯?”


       “你家崽子们,还真是一群小狐狸啊。”


       “噢,多谢。”...


 

【黄喻】郑轩并不知道自己是全队被闪瞎的罪魁祸首

黄少天生日快乐!

(标题废放弃挣扎)

————————————


         十八岁的少年,应该干些什么?

      有了自由进出网吧和酒吧的资格,要为了各种考试日夜不分地奋斗,渐渐露出青春期的叛逆,偷偷和同学们兄弟们爬上天台尝尝酒的滋味,说不定小心翼翼暗恋着一个人,感情埋在心里慢吞吞发酵。

      十八岁的黄少天并没有想过这些,他只在乎十八岁的自己应...

 

突然想问问,生活里有没有发生过那种,瞬间让人相信魔法的事情?
比如我小时候顺着老家的二楼楼梯摔到一楼都没有受伤也不觉得痛,后来一直觉得其实老房子里面有点灵气
请大家在评论区讲讲故事!
(没有人的话我就偷偷删了)

 

【全员向】乌鹊南飞(8)

西南联大paro,全员学生设定,cp自由心证

————————————————



江波涛


     昆明的天气很好,入了初夏更甚了,连天碧空如洗,鲜花也一路开得热烈漂亮。江波涛还在北京的时候,都很少看见那样好的蓝天。也不像贵州一样除了山就是山;云南有一望无际的平原,看起来就让人觉得舒畅开朗。在贵州走路和休整的那段时间,整日没完地下雨;吕泊远当时还说,路上要是断了粮,就吃蘑菇炒肉——都是自己身上长出来的。

 
    吕泊远说了这话,大家都以为是极,于是大笑一阵。唯独周泽楷偏要摆出...

 

【粮食向】邱非和高英杰的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新生代RRGB粮食向无cp

时间线大概是高英杰刚当上队长的时候

 @翠烟 的点文

——————————


       乔一帆穿过酒店的走廊,停在了高英杰和邱非的房间门口。房间门竟然是虚掩着的,他刚握住门把手,门就一下子朝里打开了。乔一帆来不及松手被带得往前摔去,混乱间听到卢瀚文的声音大叫“对不起打扰了!”和“啊啊啊啊一帆哥你稳住!”,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把卢瀚文仰面扑倒,压在了地毯上。


     乔一帆的视线顺着出现在身侧卫生间门口的两双长...

 

【全员向】乌鹊南飞(7)

西南联大paro,全员学生设定,cp自由心证,欢迎评论区讨论

历史向使人秃头

————————————————

苏沐秋


      马上,马上就要到了!


      离开贵阳后,步行团的学生们就一直以这句话共勉着,加快了脚步向昆明去。苏沐秋感觉自己已经不在乎前面还有多少路,只是往前走,走啊!走下去,走下去就能到了……


      “沐秋,醒醒。”...


 

【粮食向】先生小姐

京城组:叶修+唐柔+王杰希

粮食向无cp

———————————————

       叶修带完国家队回家,被迫分担了叶秋身上催婚的炮火。叶父如今倒是对他打游戏没什么意见了——毕竟新一任联盟主席的职位无可挑剔,于是轮到叶母开始折腾他,给他牵红线。叶修心里觉得这简直就是乱点鸳鸯谱,和叶秋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他俩没法假扮对方应付相亲了,叶修离家太久,兄弟俩的气质天差地别,两人觉得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最失败的双胞胎。这个夏天他见了不少女孩子,要么把他当叶大少,要么把他当叶神,叶修感觉都不对劲儿,于是全都不了了之。

 ...

 

【邱卢】前方报道:蓝雨决赛战败后竟抛弃新上任小队长?

满足一下自己嗑邱卢的欲望

————————————

       决赛之后邱非和队友们在选手休息室里看蓝雨的记者会,记者们显然还没能习惯“卢队”这个称呼,一口一个“小卢队长”。卢瀚文站在郑轩和宋晓中间——虽然身高还差上一截,应付记者倒是极其熟练:喻文州的借力打力和黄少天的转移话题两样神功,这孩子都学上了七八成。邱非感觉自己看见卢瀚文的身后有狐狸尾巴在晃来晃去。记者们现场听到的都是真情实感,但邱非知道等他们回去整理稿子归纳中心思想的时,就会发现蓝雨的新小队长其实全程都在不着痕迹地打官腔。

   ...

 

【叶王】Relatives

突然发疯。

叶王+叶秋x王杰希妹妹

(lof 这是什么破排版)

————————————————

   As soon as Ye Xiu, the new chairman of the Union, finished his work, Wang Jiexi called his phone and Ye Xiu went down stairs to meet him. The gentleman who gave him the call was standing across the office building of the E-sport Union...

 

© 织言 | Powered by LOFTER